不声不响

每一个少年都终将死亡。

看完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,有点难过,尤其在松子濒死时幻觉回到家里,久美跑上来雀跃地抱住她,“姐姐回来了!姐姐回来了!”的时候。

对于久美的描述很少,但我就是莫名地喜欢这个女孩子。她的爱纯粹,即使被姐姐厌恶也没关系,一直不变地爱着松子。

我其实无法与松子产生共鸣啊,她明明拥有那么多人的爱,明明有那么优越的条件,却不断去追逐爱情,甚至为此付出一切。她一次次被欺骗、被伤害,却还是乐此不彼。但我其实也害怕她会忽然被伤害太深,然后不再相信任何人或物,但是没有。

直到最后,她也仍旧在用力地爱人。

Age of X

这篇的格局很大,变种人与人类的矛盾、存在的对错、人类的残暴和变种人的反抗都写得非常刻骨。

心疼小队。

目睹教授的死亡,在牢狱中被变种人误解、被人类伤害,结局与忘记了他的狼叔重逢……尽管如此也依旧温和而良善的小队长。

“他不是死刑犯。他是死刑犯最后见到的东西。”

时隔不到一年,为sunnee再次骂一句可米。

上一次还是翻拍终极三国的时候。

真是立志打烂手上所有好牌。

白夜行。

太喜欢亮司了。

这个角色的魅力——!!我爱东野,他塑造的人物——就我看过的书,都非常成功。

但亮司真的,太迷人了。无论是从一开始就表现出的冷静、近乎残酷的形象,还是到最后用曾经刺死父亲的剪刀了结自己的悲怆,我都很喜欢。

这种三观不正的人格魅力啊【叹。

洛基死的那会真是看懵了。

看复联3之前已经被剧透了无数回,真坐在电影院里看见洛基脸色渐渐灰白的时候,还是有一种荒诞的感觉。

他像以往的很多次那样,虚与委蛇低下头去笑着说出动人的谎话。

这伎俩他用了许多次,上当最多的自然还是他的哥哥。一千五百年可不是说过去就过去了的。那么多回呀,从已很遥远的过往,直到现在,他的哥哥也一直在相信他的谎话。

但那一句奥丁之子他听懂了。

真心实意。


然后——

灼灼耀目,宛如众星的雷霆之神,再次地、真正地,看着他的弟弟死去。

嘘。

不要打扰他的安眠。

他眠在天光里。

终极三国,魔幻偶像剧,设定现在来看略显中二,但真的是良心制作良心演员,从童年喜欢到现在。

没有追完犯罪心理第十二季,也许以后也都不会再往后看了。

少年已经老去,所有的惊艳都死在从前。

重温终极一家,当时最喜欢脩,格外心疼他的隐忍内敛,总是安安静静,从来只把鲜血往回渡,无论多大的痛苦与悲伤,他都能独自一口一口地咽下去。

这大抵就是我对这个角色心动的原因了。

现在再看,仍旧喜欢他,心疼也一如既往。他是我初恋,初恋嘛,总要难忘怀一些。

真要把他们按喜好都排个序,那是排不出来的。终极系列三部曲,个个角色都是活的,也个个都在心里占了个位置。一定要说的话,脩是心尖尖上的,再稍微一想,夏宇也算是心窝里的一个了。

夏宇。

从前的时候,因为唐禹哲的颜就生了满值的好感。这人是真好看,从帝皇侠到白舟,一直都好看。再接着下,真正注意到这个角色的存在,是他不甘于麻瓜身份,受了蛊惑去做魔化异能行者的那几集。

他几乎要流眼泪,大声说“你们只看得到这两个有异能的小孩”的时候,真的想透过屏幕抱抱他。

那时候漏了些片段,这一小段剧情,也是现在才翻出来。

小夏宇生日的那天,夏天和夏美撕掉封龙贴闯了祸,年轻的夏雄和叶思仁围着两个带伤的小孩团团转。在这场闹剧中,男孩自己点上蜡烛许愿,我的愿望是拥有异能,这样爸爸妈妈就会关心我,然后小心地、胆怯地,吹灭了它。

不需要人担心的总会被忽视,闹天闹地的总会得到全部的关注。

有时候觉得这实在太不公平,可再想想,又是那么理所应当。

太宰治仰起头,看一眼黑压压的天花板,还有几张蜘蛛网飘在上面——它会为我垂下蜘蛛之丝吗?
这个念头一起,太宰治就闷出几声自嘲的笑来了。笑他竟也会想要神的垂怜。犍陀多好歹还发过善心,才有条蜘蛛丝为他垂下。但念他太宰治这十五年来,干的哪件不尽是恶事。虽不是杀人放火,但他的罪行,怕是比这重了千万倍。

我统共犯过三件滔天大罪,是将我丢进阿鼻地狱千万次也补不回来的。
我出生算一件,我活着算一件,我死了算一件。

宇智波斑站起来,用他那双目轮回眼,用他那孤高的力量去压制一切对木叶怀有妄想的狂徒。

“不自量力。”
他冷笑。


有点想看这样的斑x